Taiwan Bar 臺灣吧

Archive

面對疫情,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2021年5月中,驟然爆發的疫情,一夕間改變所有人的生活模式。 遠端工作、居家上課,親子之間相處的時間,瞬間變回嬰孩時期一樣緊密不分。伴隨而來的,是家長必須更妥善地安排孩子的時間,又要滿足他們變幻莫測的喜好和品味。 家長們的壓力也反應在社群的討論。回想起來印象還很清晰,在三級警戒後第一個團隊的工作會議上(遠端進行),團隊成員互相確認彼此都安好之後,大家立刻很有使命感地提出問題:面對疫情,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小黑啤玩臺灣》有聲書正式對外開放 回想那個當下雖然社群上不斷轉傳街道淨空、杳無人跡的畫面,但是在YouTube頻道的後台顯示,小黑啤卡通動畫、有聲書的觀看次數反倒多了起來,甚至是原本的三、四倍以上。 意識到大家的需求後,緊接而來的問題是:有聲書當時是作為「群眾集資」的專屬回饋,如果要公開對外分享,理論上要先經過贊助者同意。我們懷抱忐忑的心情,心裡覺得剝奪大家的專屬福利有點過意不去,但還是硬著頭皮詢問大家意願。沒想到問題一發出,底下一整排留言都是支持公開,很樂意讓更多人聽到小黑啤的故事。 也因為這樣,現在不管到小黑啤的YouTube頻道,或是各大Podcast平台,都可以找到《小黑啤玩臺灣》的有聲故事書,並在短短時間累積萬次以上收聽。 線上說故事直播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直是團隊好朋友的陳明珠,也捎來訊息問:「要不要用直播方式說小黑啤的故事,讓家長們可以喘口氣?」 明珠專業的主持口條、溫柔的語氣,唸起《小黑啤玩臺灣》繪本,替故事增添許多情感和可愛。每一篇故事都會有一次華語朗讀,然後再用明珠的母語「客語」再讀一遍,令人驚喜的是,往往在客語階段,觀看人數不減反增,留言區更是常有「雖然沒有很懂但是好好聽」的回饋。 每次的直播後半段,會有四、五位小朋友也說故事給大家聽。有的人挑選喜歡的《小黑啤玩臺灣》主題、有的人唸自己喜歡的故事書,也有小朋友自己創作故事、甚至做成小書跟大家分享。 因為迴響熱烈,所以線上說故事直播一連舉辦了四場,累積觀看人數將近5萬人。後續我們又與小岳哥哥、鹿學合作不同形式的線上直播活動,前後也總計有超過3萬個小朋友在線上收看。 免費桌遊、著色畫下載 疫情期間,大家玩《小黑啤玩臺灣》桌遊的次數也變多了。(從「教學影片」的觀看次數就可以發現) 團隊合作的桌遊設計師林傑森,也在疫情期間與小黑啤團隊一起製作兩款桌遊。我們把所有卡牌、道具盡量濃縮在A4範圍內,只要用家裡印表機或走到超商就能列印。 小朋友不僅僅是拿到一款新的遊戲,更要依照指示把道具剪下、對折、黏貼,才能順利開玩。有好多家長都在小黑啤讀者的私密社團表示很喜歡這兩款桌遊,不只是因為孩子很有參與感和成就感,更是因為這些步驟,就可以耗掉孩子們一整個下午的電力! 參考同樣的概念,疫情期間還有「著色畫」、「大家來找碴」等等的體驗小遊戲,累積有將近7千位小朋友,下載下來在家裡玩。 與小黑啤「大旅客」「小旅客」交流的重要性 所有購買《小黑啤玩臺灣》繪本、桌遊的讀者,都可以透過專屬的連結加入一個名為「小黑啤旅行社」的私密社團。在社團裡,讀者被稱為「大旅客」和「小旅客」,小黑啤的團隊成員則是「導遊」,帶大家一起玩臺灣。 社團裡常會有許多令我們驚喜的旅客貼文,例如有人會用紙黏土做出超可愛的小黑啤、也有人錄下2歲的孩子翻閱小黑啤繪本,用奶音叫出角色的名字的超可愛鏡頭。而這樣雙向互動的討論環境,在疫情期間也發揮關鍵的功能。 例如前面提到的「有聲書是否開放」,團隊可以很快獲得旅客們的意願。在與陳明珠每一場直播合作之前,也是由旅客們先票選希望的時段,平日或假日、下午或晚上,找出最適合大家的時間。而小旅客們認真玩桌遊、抱著小黑啤繪本坐在客廳讀的畫面被傳到社團裡時,也是給團隊成員莫大的鼓勵,所有壓力都被孩子們給融化了。 疫情帶來的衝擊確實很大,但對「小黑啤」團隊來說,能被「旅客們」需要,同時有那麼多好朋友共同努力,是另外一種層面的收穫。當社會逐步回歸正常、緊繃的情緒逐漸緩和,我們也開始要進行接下來的計畫了。 如果想知道「小黑啤」團隊的工作幕後、數據分享、兒童與親子市場觀察,歡迎持續追蹤我們! 點擊連結,看更多《小黑啤玩臺灣》第2季的精彩內容!

上課好無聊,怎麼辦?

文/蕭宇辰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如何「經營一堂連你自己都想上的課!」 這樣有吸引你看下去嗎? 「引發興趣」,可說是臺灣吧創立的基本精神。我們相信這件事對學習至關重要,甚至誇張一點來說,教育工作者只要做到這件事就夠了。 比「給孩子釣魚竿」更重要的事? 過去大家常說:「給孩子魚吃,不如給孩子魚竿。」這句話在許多情境依然適用,但過去的釣竿不能保證今天還釣得到魚,更不用說如果孩子厭惡吃魚,給他魚竿又有什麼用?因此臺灣吧推進這句格言,我們認為:「給孩子魚竿,不如讓他覺得魚很好吃。」一旦有了想吃魚的動機,孩子自己會去發明新的釣竿,甚至漁塭、漁網、漁船,來解決問題與困惑。 根據這種信念,一堂課並不是只有前五分鐘叫做「引起動機」,而是整堂課都在引起動機才對!引起動機不是教學活動的暖場,而是教學的主體;當下課鐘聲響起,學生的反應不該是「終於下課了」,而應該是「我還想知道更多」! 我們平常之所以認為「引起動機」只是一堂課的開場,很大程度是因為基本教案架構限制了我們對於教學的想像。當然,課堂還是要有個好的起手式,但我們需要更進一步,重新梳理與定義自己如何看待「引起動機」這件事。 過去的教育邏輯是一個「未知走向已知」的過程,你不懂、不會,來上課你就懂了。但現在我們理想中的教育,是從「已知走向未知」的過程,是反過來的:我們要從學習者熟悉的「已知」出發,開啟他的好奇,陪伴他面對「未知」的挑戰。也因此,我們對於「引起動機」的詮釋,就從「吸引學生的注意力來聽完這堂課」,變成「用整堂課來引起學生對於這個知識主題的真切好奇與深入探究」。若是類比到臺灣吧的影片,多數影片都會拋出一個問題作為結尾,這正是希望真正的學習發生在看完影片之後,而不僅僅在於看影片的當下。 「引起動機」三大問 好的,理念講得夠多了。回到地面,那究竟要怎麼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請容許我再跳脫出來,先談談「訊息傳遞」這門技術(什麼時候才要講重點啊~)。關於訊息傳遞的「學問」,目前我們一般分成三類: 有一種傳遞我們稱為「教育」,大家著眼於它的知識性,屬於教育學院的範疇; 有一種傳遞我們稱為「傳播」,大家著眼於它用以傳遞的載體與技術,屬於傳播學院的範疇; 有一種傳遞我們稱為「行銷」,大家著眼於它的商業性,則是隸屬於商管學院。 但其實,它們的本質是一樣的,都與「把特定資訊傳遞給別人」有關。舉例來說,「因材施教」和「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的教育觀念,都是希望從了解學生開始,來提供合適的教育;這和行銷在談的「受眾分析」本質相同。 所以我相當鼓勵老師們去學習傳播、學習行銷;與其強調學院知識的分野和系統化,廣泛學習相關且有用的技巧與方法並拿來運用,才更能幫助我們做好「教育」。 沒想到一不小心又花了這麼多篇幅說教,我真不愧是當過老師的人啊(慚愧)! 言歸正傳,關於「引起動機」,我分享臺灣吧做內容企劃時的思考架構,希望能帶給大家一些幫助。以下就是我們做內容前,必先想清楚的三個問題: 1. 你要溝通的對象是誰? 這個問題對在社群產製與經營內容是很重要的,對在學校教學而言,似乎就是廢話了──當然是學生啊!但是,你了解學生嗎?對於大多時間是在手機上獲取訊息的網路原住民世代,你知道他們的資訊環境嗎? 我有時會問老師們一個簡單的問題,來測試大家對於學生的了解:搜尋臺灣訂閱數前 50 大 YouTube 頻道,你認識幾個?看過他們影片嗎?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看?大家現在也可以試著作答看看! 2. 你要傳達的關鍵訊息是什麼? 我們受教育學程訓練的「荼毒」,教案上的教學目標寫得天花亂墜;但一堂課裡面如果有無數個目標,等於根本沒有目標!因此,第二個問題要問的就是:若把你這節課最核心的目標簡化成一句話,那會是什麼? 以臺灣吧的起家作品《動畫臺灣史》第零集為例,如果我說我們的內容是談「日治初期日本在臺統治樣貌」,觀眾會感興趣嗎?這完全就是課文下標,讓人一看就覺得會資訊繁雜、結構鬆散、內容平淡,無聊死了吧。 所以在盤點內容之後,我們以「臺灣賣卻論」為切點,問出關鍵問題:「日本為什麼要把臺灣賣掉?」而其反面的問題就是:「後來又為什麼不賣了?」賣與不賣之間的作為和考量,就是骨幹外長出的知識肉,也是我們最想傳達的訊息了。 3. 這些人為什麼要關心這個訊息?  確認完起點(對象)和終點(目標),再來就是搭橋了。試著站在學生立場回答這個問題,就可以找到引起動機的關鍵了! 這部分還有許多可談的,礙於篇幅我先打住,未來再深聊這題 。 兩本書,帶你用媒體寫作技巧精進教學! 關於傳播技巧可以如何幫助教學,我還想推薦大家兩本和媒體寫作有關的書。這兩本書都談到許多如何帶領讀者看下去(引起動機)的方法,對於教學內容的處理也有幫助。 第一本 William E. Blundell 的《報導的技藝》,是一本 1988 年出版的老書,主要是分享作者長期新聞寫作的經驗。書中提到一個寫作架構──「漸進式讀者參與法則」,也很適合拿來檢視你的課堂架構和教學編排。這個架構是長這樣的: 有本事勾引我啊!告訴我,你在做什麼?真的嗎?(提供證據支持)幫我記住這個故事 這當中每一點都可以進一步展開,未來我一定會有專文再探討;大家也可以先去讀這本書,之後我們再一起討論交流。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把課本從第一頁教到最後一頁,完全牴觸這個編排,而讀者(學生)更是無法參與和投入。 第二本是陳立飛《寫作是最好的自我投資》,這是一本當代談新媒體文案寫作技巧的書。書中有一段是「教你如何寫出讓人一見傾心的標題」,裡面提出四個要點:引發共鳴、製造懸念、引起爭議、顛覆認知。 大家一定都有聽過「標題殺人法」,我們當然要避免刻意誤導的標題,但絕不能忽視標題的影響力!我也一直覺得「寫標題」是最有效培養「內容切點敏銳度」的訓練方法:用一句話說出重點,有沒有吸引力可以立刻判別;這也是扣回三大問的第二題,幫助你想清楚自己「要傳達的關鍵訊息」到底是什麼、又是否精彩。 大家可以試著做個練習,把你這學期的每節課都下個標題,然後問問自己,看到課名時,會不會就心動了呢? 文/臺灣吧執行長 蕭宇辰

課本內容怎麼又變了?當錯誤警報響起時

文/許懿心 八月時,面對著即將到來的開學,我開始重拾教材準備,發現108新課綱八年級的歷史真的與先前的內容截然不同。除了課綱的方向由原本的中國視角改變為東亞視角之外,以往視為「重點內容」的歷史事件也幾乎都刪光了。這到底要怎麼教呢?另外,甚至還有很多新的觀念、知識,和我以前的認知互相牴觸,觸發了我心中的「錯誤警報」! 錯誤警報出現時,你會怎麼做? 在我們吸收知識與資訊的過程中,這些知識與資訊會逐漸形成我們的心智模型(mental models),成為我們理解這個世界的視角與方法。可是,當我們面對新的知識與資訊,發現它們與我們原本的所知、原本已經建立的心智模型有衝突,正如我發現新課本裡的內容與我原先熟悉的不同,我們會怎麼反應呢? 記得初任老師的那幾年,曾經發生過一個真實事件,讓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每到四五月,書商都會一一到各辦公室推薦教科書,當時一位年輕的書商業務把教科書新編修的版本帶到辦公室,向一位有多年教學經驗的歷史老師介紹,滔滔不絕地指出各種最新考古研究,及這些新研究怎樣在教科書中增加了新的知識點並改變了舊有的論述。 正當我豎起耳朵,也想聽聽這些最新研究時,卻聽到這位歷史老師對著業務嚴厲地說:「你們每次之前的版本我很喜歡,因為我也是那樣教。但這次改版這樣改,我要怎麼教學生?這種最新的考古研究有需要讓學生知道嗎?」年輕的業務先生瞬間啞口無言,蜷縮著身體小聲地說:「欸…這樣啊…老師你可以選擇要不要補充這個知識,我們只是把這個新知再更新上去。」這位歷史老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繼續說:「你們這樣我非常困擾!放在課本上了我就是要教,不放不就沒事了嗎?我教了這麼多年,依照以往的課本內容,我教得很順,這些新的研究可信嗎?如果每次改版都這樣更新,那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 故事講到這邊,大家應該都猜得到這個版本的教科書最後有沒有入選了吧。 但其實,這位老師的心態是很常見的。當人們遇到新事件或是新資訊時,如果主觀認為這是有利的資訊,就會將其消化成為心智模型的一部分,而不利的資訊就會屏棄掉;因此可以說,我們透過強化與修正來鞏固模型,也往往只會選擇自己相信的而忽略真實。 我們來看看這位歷史老師所說的這些話,是如何反應出人面對與處理「不利資訊」的過程吧! 「你們每次之前的版本我很喜歡,因為我也是那樣教」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拆解這句話的邏輯:我是這樣教的(我相信這個論述和資料),因為你們的版本符合我的預測和信念(對我來說是有利的資訊),所以我很喜歡。 當心智模型建立之後,人們會透過不斷地測試與驗證來形塑、強化這個模型,而「確認偏誤」將協助人們蒐集更多「符合此心智模型」的細節,正如這位老師運用舊版課本的情形。 「放在課本上了我就是要教,不放不就沒事了嗎?」 當人們發現自己的預測或信念與現實之間發生了衝突,思考會戛然而止,還會感到大吃一驚及全神貫注;這些內在感受代表著人類的錯誤警報(error alarm)響起,提醒自己心智模型出了問題。 而當錯誤警報響起時,人們其實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應對這樣的信號。其中一種最為常見的反應就是「忽視」:選擇關閉警報,阻止學習,全神貫注保留原有的信念和預測,並告訴大腦一切都很好,不需要改變。我所目睹的這位有經驗的歷史老師,在得知新的研究和資訊時,第一個反應也是忽視;「不放不就沒事了嗎?」這個問句顯示的,正是他想要對錯誤警報「眼不見為淨」的想法。 「如果每次改版都這樣更新,那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 這位歷史老師雖然意圖忽略錯誤警報,但到了最後,他畢竟還是承認了新資訊帶給他的衝擊,並暗示著這種反應背後真正的擔憂。而他的擔憂,可能也是許多老師共有的擔憂:正確答案到底是什麼?我們教授的知識,是真實、確定的知識嗎?如果資訊和資訊一直在變動、更新,這個資訊滾動的過程可能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我們該如何持續面對新知,及如何理解「正確」的概念呢? 我們的教學有可能零錯誤嗎? 老師會如此擔憂自己是否掌握著資訊的正確性,是非常自然的。學生作為學習者,發生錯誤是可預期的;但我們身為老師呢?作為科目領域的專家、教室裡最有話語權的人,我們被期待傳遞「正確的知識」,因此當然要特別謹慎,而要面對自身錯誤也會更加困難,也難怪上述那位歷史老師反應這麼激動。但是,難道身為老師,就非得以那種方式忽視新資訊引起的錯誤警報嗎? 有一次,我在上希臘古文明時講述愛神的故事,有一位學生舉起了手,說:「老師你講錯了,愛神的名字不是維納斯,是阿芙蘿黛蒂。」頓時,我的錯誤警報聲響起,心想:「怎麼會?希臘羅馬神話不是一樣嗎?」當全班的目光注視著我,等待著我的回應時,錯誤警報造成的心理感受又更劇烈了。 在錯誤警報響起的那個當下,如果我選擇把老師=專業的身份認同標籤貼在自己身上,可能就會把錯誤視為對自我權威的威脅,而趨向忽視它;而且,我也可能因為只願意保有固有的心智模型而自我設限,進而妨礙學習。但如果不把自己(個人因素)牽扯進去,我就有機會從錯誤中學習,選擇處理錯誤,更新心智模型。 「哇!你對希臘羅馬的神話比我還熟知呢!看來老師的功課做得不夠仔細,或許我們下課可以討論討論,若老師說的有錯誤,也會同步向全班同學更新資訊喔。」在我平息內心的波濤洶湧後,選擇以這樣的反應面對我的錯誤警報。 利用「錯誤警報」促進學生學習 好好面對錯誤警報,人們就有機會可以從錯誤中學習,更新自己的心智模型。因此,身為老師,除了要時時注意自己怎麼面對、處理錯誤以外,更可以透過搖響學生心中的錯誤警報,來促進他們的學習。 具體而言怎麼做呢? 在教學時,老師們常常在引起動機的環節,安排與過去經驗連結的小活動;這種活動會讓學生在接收新知識時,啟動心智模型作出預測,透過原有的認知來解讀新資訊。而老師若能把常見錯誤或誤解安排進這些活動中,在進入課程前,請學生預測他們對於某個主題的認知,再演示其矛盾與衝突,啟動他們的錯誤警報,新觀念就能與舊經驗產生連結,更新就能發生。 舉例如下: 這些答案,全部都錯。 看到這裡,是否很想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呢?這種想知道正確答案的感受,就是好奇心。 經過面對錯誤警報的驚訝和衝擊,學生們對於「正確」的知識,將會印象更加深刻,也更不容易跟其他資訊和觀念混淆。 回到剛開始說到的備課,在一開始的牴觸心情過後,我開始好好研究那些新知識及新觀念背後的理論與佐證,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訝於自己舊有的錯誤理解,更積極地探索更多相關的知識,希望能在開學後與孩子們好好一起探究有趣的歷史。

如何建立孩子的世界觀?先試試看更認識臺灣

出國旅遊曾經是帶孩子探索世界的選項,但自從2020年初出現 covid-19 疫情以來,景點名單至今仍是無法完成的待辦清單。即使拜網路所賜,現今的孩子可以透過豐富的圖書或運用網路,探索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但仍有59.5%的青少年認為語言能力不足,阻礙自身國際觀的培養,也有47.1%的受訪者認為自己不夠瞭解國際文化。 不用出國,也可以知道世界有多大、多不一樣 多虧臺灣的多元,讓孩子跨出國際探索的腳步可以從日常開始。 根據內政部移民署2020年統計,在臺灣居住的外籍朋友以印尼、越南、菲律賓為最多,皆有15萬人以上,東南亞以外,則以日本、美國為最多。我們可能和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在社區、公園、餐廳相遇,甚至同住一個屋簷下,卻不一定有機會瞭解對方的家鄉文化。 《小黑啤玩臺灣》創造這樣的契機。收錄在第二季的《桃園篇:過節日》,以。桃園市中壢與平鎮交界的龍岡清真寺為背景。除了綠色的外牆、圓形的屋頂,傳達出濃厚的伊斯蘭文化氛圍,更藉由小黑啤的天真和好奇,帶孩子同理飄洋過海的異地工作的朋友們,也一樣都有個家。而我們若能展現更友善的態度彼此相待,不只能成為一個有溫度的人,說不定還能收穫許多打開視野的故事。 在《高雄篇:遊大港》中,我們把孩子的視野拉到南臺灣。高雄港從被稱為打狗港開始,就見證臺灣的產業與世界經貿緊緊相連,甚至曾位居世界貨櫃吞吐量第三名。不管是載運臺灣的農產品出口、或是把百工百業的生產原料載進來,都見證了臺灣跟世界的關係。 我們都想讓孩子跟世界做朋友,但能不能給他們一張驕傲的名片? 無論疫情何時會過去,孩子未來生活的世界,終究會發展出更沒有界限的交流方式。孩子面臨的問題已經不是如何走出去,而是讓別人記得「我是誰」?未來或許不缺參與世界的機會,但必須端出自己文化裡的特別。 在地與國際並不是反義詞,在地是為了在國際上更耀眼。《小黑啤玩臺灣》第二季「從家鄉到世界」,陪孩子重新理解臺灣文化,並把臺灣連結到地球的其他角落,讓充滿自信的臺灣囡仔,帶著獨特與驕傲,在世界上發光。 這裡是由臺灣吧「小黑啤」團隊所編輯的「聊聊兒童吧」,如果想知道團隊的工作幕後、數據分享、兒童與親子市場觀察,歡迎持續追蹤我們! 點擊連結,看更多《小黑啤玩臺灣》第2季的精彩內容!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aiwanbar Studio 臺灣各種吧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