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Bar 臺灣吧
課本內容怎麼又變了?當錯誤警報響起時

課本內容怎麼又變了?當錯誤警報響起時

八月時,面對著即將到來的開學,我開始重拾教材準備,發現108新課綱八年級的歷史真的與先前的內容截然不同。除了課綱的方向由原本的中國視角改變為東亞視角之外,以往視為「重點內容」的歷史事件也幾乎都刪光了。這到底要怎麼教呢?<br>另外,甚至還有很多新的觀念、知識,和我以前的認知互相牴觸,觸發了我心中的「錯誤警報」!

錯誤警報出現時,你會怎麼做?

在我們吸收知識與資訊的過程中,這些知識與資訊會逐漸形成我們的心智模型(mental models),成為我們理解這個世界的視角與方法。可是,當我們面對新的知識與資訊,發現它們與我們原本的所知、原本已經建立的心智模型有衝突,正如我發現新課本裡的內容與我原先熟悉的不同,我們會怎麼反應呢?

記得初任老師的那幾年,曾經發生過一個真實事件,讓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每到四五月,書商都會一一到各辦公室推薦教科書,當時一位年輕的書商業務把教科書新編修的版本帶到辦公室,向一位有多年教學經驗的歷史老師介紹,滔滔不絕地指出各種最新考古研究,及這些新研究怎樣在教科書中增加了新的知識點並改變了舊有的論述。

正當我豎起耳朵,也想聽聽這些最新研究時,卻聽到這位歷史老師對著業務嚴厲地說:「你們每次之前的版本我很喜歡,因為我也是那樣教。但這次改版這樣改,我要怎麼教學生?這種最新的考古研究有需要讓學生知道嗎?」年輕的業務先生瞬間啞口無言,蜷縮著身體小聲地說:「欸…這樣啊…老師你可以選擇要不要補充這個知識,我們只是把這個新知再更新上去。」這位歷史老師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繼續說:「你們這樣我非常困擾!放在課本上了我就是要教,不放不就沒事了嗎?我教了這麼多年,依照以往的課本內容,我教得很順,這些新的研究可信嗎?如果每次改版都這樣更新,那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

故事講到這邊,大家應該都猜得到這個版本的教科書最後有沒有入選了吧。

但其實,這位老師的心態是很常見的。當人們遇到新事件或是新資訊時,如果主觀認為這是有利的資訊,就會將其消化成為心智模型的一部分,而不利的資訊就會屏棄掉;因此可以說,我們透過強化與修正來鞏固模型,也往往只會選擇自己相信的而忽略真實。

我們來看看這位歷史老師所說的這些話,是如何反應出人面對與處理「不利資訊」的過程吧!

「你們每次之前的版本我很喜歡,因為我也是那樣教」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拆解這句話的邏輯:我是這樣教的(我相信這個論述和資料),因為你們的版本符合我的預測和信念(對我來說是有利的資訊),所以我很喜歡。

當心智模型建立之後,人們會透過不斷地測試與驗證來形塑、強化這個模型,而「確認偏誤」將協助人們蒐集更多「符合此心智模型」的細節,正如這位老師運用舊版課本的情形。

「放在課本上了我就是要教,不放不就沒事了嗎?」

當人們發現自己的預測或信念與現實之間發生了衝突,思考會戛然而止,還會感到大吃一驚及全神貫注;這些內在感受代表著人類的錯誤警報(error alarm)響起,提醒自己心智模型出了問題。

而當錯誤警報響起時,人們其實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應對這樣的信號。其中一種最為常見的反應就是「忽視」:選擇關閉警報,阻止學習,全神貫注保留原有的信念和預測,並告訴大腦一切都很好,不需要改變。我所目睹的這位有經驗的歷史老師,在得知新的研究和資訊時,第一個反應也是忽視;「不放不就沒事了嗎?」這個問句顯示的,正是他想要對錯誤警報「眼不見為淨」的想法。

「如果每次改版都這樣更新,那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

這位歷史老師雖然意圖忽略錯誤警報,但到了最後,他畢竟還是承認了新資訊帶給他的衝擊,並暗示著這種反應背後真正的擔憂。而他的擔憂,可能也是許多老師共有的擔憂:正確答案到底是什麼?我們教授的知識,是真實、確定的知識嗎?如果資訊和資訊一直在變動、更新,這個資訊滾動的過程可能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我們該如何持續面對新知,及如何理解「正確」的概念呢?

我們的教學有可能零錯誤嗎?

老師會如此擔憂自己是否掌握著資訊的正確性,是非常自然的。學生作為學習者,發生錯誤是可預期的;但我們身為老師呢?作為科目領域的專家、教室裡最有話語權的人,我們被期待傳遞「正確的知識」,因此當然要特別謹慎,而要面對自身錯誤也會更加困難,也難怪上述那位歷史老師反應這麼激動。但是,難道身為老師,就非得以那種方式忽視新資訊引起的錯誤警報嗎?

有一次,我在上希臘古文明時講述愛神的故事,有一位學生舉起了手,說:「老師你講錯了,愛神的名字不是維納斯,是阿芙蘿黛蒂。」頓時,我的錯誤警報聲響起,心想:「怎麼會?希臘羅馬神話不是一樣嗎?」當全班的目光注視著我,等待著我的回應時,錯誤警報造成的心理感受又更劇烈了。

在錯誤警報響起的那個當下,如果我選擇把老師=專業的身份認同標籤貼在自己身上,可能就會把錯誤視為對自我權威的威脅,而趨向忽視它;而且,我也可能因為只願意保有固有的心智模型而自我設限,進而妨礙學習。但如果不把自己(個人因素)牽扯進去,我就有機會從錯誤中學習,選擇處理錯誤,更新心智模型。

「哇!你對希臘羅馬的神話比我還熟知呢!看來老師的功課做得不夠仔細,或許我們下課可以討論討論,若老師說的有錯誤,也會同步向全班同學更新資訊喔。」在我平息內心的波濤洶湧後,選擇以這樣的反應面對我的錯誤警報。

利用「錯誤警報」促進學生學習

好好面對錯誤警報,人們就有機會可以從錯誤中學習,更新自己的心智模型。因此,身為老師,除了要時時注意自己怎麼面對、處理錯誤以外,更可以透過搖響學生心中的錯誤警報,來促進他們的學習。

具體而言怎麼做呢?

在教學時,老師們常常在引起動機的環節,安排與過去經驗連結的小活動;這種活動會讓學生在接收新知識時,啟動心智模型作出預測,透過原有的認知來解讀新資訊。而老師若能把常見錯誤或誤解安排進這些活動中,在進入課程前,請學生預測他們對於某個主題的認知,再演示其矛盾與衝突,啟動他們的錯誤警報,新觀念就能與舊經驗產生連結,更新就能發生

舉例如下:

這些答案,全部都錯。

看到這裡,是否很想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呢?這種想知道正確答案的感受,就是好奇心。

經過面對錯誤警報的驚訝和衝擊,學生們對於「正確」的知識,將會印象更加深刻,也更不容易跟其他資訊和觀念混淆。

回到剛開始說到的備課,在一開始的牴觸心情過後,我開始好好研究那些新知識及新觀念背後的理論與佐證,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訝於自己舊有的錯誤理解,更積極地探索更多相關的知識,希望能在開學後與孩子們好好一起探究有趣的歷史。

文/臺灣吧 懿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aiwanbar Studio 臺灣各種吧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