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Bar 臺灣吧
面對疫情,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面對疫情,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2021年5月中,驟然爆發的疫情,一夕間改變所有人的生活模式。

遠端工作、居家上課,親子之間相處的時間,瞬間變回嬰孩時期一樣緊密不分。伴隨而來的,是家長必須更妥善地安排孩子的時間,又要滿足他們變幻莫測的喜好和品味。

家長們的壓力也反應在社群的討論。回想起來印象還很清晰,在三級警戒後第一個團隊的工作會議上(遠端進行),團隊成員互相確認彼此都安好之後,大家立刻很有使命感地提出問題:面對疫情,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小黑啤玩臺灣》有聲書正式對外開放

回想那個當下雖然社群上不斷轉傳街道淨空、杳無人跡的畫面,但是在YouTube頻道的後台顯示,小黑啤卡通動畫、有聲書的觀看次數反倒多了起來,甚至是原本的三、四倍以上。

意識到大家的需求後,緊接而來的問題是:有聲書當時是作為「群眾集資」的專屬回饋,如果要公開對外分享,理論上要先經過贊助者同意。我們懷抱忐忑的心情,心裡覺得剝奪大家的專屬福利有點過意不去,但還是硬著頭皮詢問大家意願。沒想到問題一發出,底下一整排留言都是支持公開,很樂意讓更多人聽到小黑啤的故事。

也因為這樣,現在不管到小黑啤的YouTube頻道,或是各大Podcast平台,都可以找到《小黑啤玩臺灣》的有聲故事書,並在短短時間累積萬次以上收聽。

線上說故事直播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直是團隊好朋友的陳明珠,也捎來訊息問:「要不要用直播方式說小黑啤的故事,讓家長們可以喘口氣?」

明珠專業的主持口條、溫柔的語氣,唸起《小黑啤玩臺灣》繪本,替故事增添許多情感和可愛。每一篇故事都會有一次華語朗讀,然後再用明珠的母語「客語」再讀一遍,令人驚喜的是,往往在客語階段,觀看人數不減反增,留言區更是常有「雖然沒有很懂但是好好聽」的回饋。

每次的直播後半段,會有四、五位小朋友也說故事給大家聽。有的人挑選喜歡的《小黑啤玩臺灣》主題、有的人唸自己喜歡的故事書,也有小朋友自己創作故事、甚至做成小書跟大家分享。

因為迴響熱烈,所以線上說故事直播一連舉辦了四場,累積觀看人數將近5萬人。後續我們又與小岳哥哥、鹿學合作不同形式的線上直播活動,前後也總計有超過3萬個小朋友在線上收看。

免費桌遊、著色畫下載

疫情期間,大家玩《小黑啤玩臺灣》桌遊的次數也變多了。(從「教學影片」的觀看次數就可以發現)

團隊合作的桌遊設計師林傑森,也在疫情期間與小黑啤團隊一起製作兩款桌遊。我們把所有卡牌、道具盡量濃縮在A4範圍內,只要用家裡印表機或走到超商就能列印。

小朋友不僅僅是拿到一款新的遊戲,更要依照指示把道具剪下、對折、黏貼,才能順利開玩。有好多家長都在小黑啤讀者的私密社團表示很喜歡這兩款桌遊,不只是因為孩子很有參與感和成就感,更是因為這些步驟,就可以耗掉孩子們一整個下午的電力!

參考同樣的概念,疫情期間還有「著色畫」、「大家來找碴」等等的體驗小遊戲,累積有將近7千位小朋友,下載下來在家裡玩。

與小黑啤「大旅客」「小旅客」交流的重要性

所有購買《小黑啤玩臺灣》繪本、桌遊的讀者,都可以透過專屬的連結加入一個名為「小黑啤旅行社」的私密社團。在社團裡,讀者被稱為「大旅客」和「小旅客」,小黑啤的團隊成員則是「導遊」,帶大家一起玩臺灣。

社團裡常會有許多令我們驚喜的旅客貼文,例如有人會用紙黏土做出超可愛的小黑啤、也有人錄下2歲的孩子翻閱小黑啤繪本,用奶音叫出角色的名字的超可愛鏡頭。而這樣雙向互動的討論環境,在疫情期間也發揮關鍵的功能。

例如前面提到的「有聲書是否開放」,團隊可以很快獲得旅客們的意願。在與陳明珠每一場直播合作之前,也是由旅客們先票選希望的時段,平日或假日、下午或晚上,找出最適合大家的時間。而小旅客們認真玩桌遊、抱著小黑啤繪本坐在客廳讀的畫面被傳到社團裡時,也是給團隊成員莫大的鼓勵,所有壓力都被孩子們給融化了。

疫情帶來的衝擊確實很大,但對「小黑啤」團隊來說,能被「旅客們」需要,同時有那麼多好朋友共同努力,是另外一種層面的收穫。當社會逐步回歸正常、緊繃的情緒逐漸緩和,我們也開始要進行接下來的計畫了。

《小黑啤玩臺灣》第二季 預購熱烈進行中

如果想知道「小黑啤」團隊的工作幕後、數據分享、兒童與親子市場觀察,歡迎持續追蹤我們。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aiwanbar Studio 臺灣各種吧股份有限公司